形式背离内容的议会选举制

   日期:2019-09-21     浏览:360    评论:0    
核心提示:A.旧制度:形式背离内容的议会选举制光荣革命奠立了英国议会制的基石,此后近一个半世纪中,这套制度很少改动 。光荣革命后,君

A. “旧制度”:形式背离内容的议会选举制

光荣革命奠立了英国议会制的基石,此后近一个半世纪中,这套制度很少改动 。光荣革命后,君主成为虚悬的职位,下院才是权力的中心。下议员由全国各地选举产生,选举结果将决定政府的去留。内阁既由议会多数派组成,它就必须对议会负责,也就是服从选民的选择。在这样一个体系中,议会负责立法,内阁负责行政,政府对议会负责,议会受选民制约。因此, 从内涵上看,这是一种向下的权力结构,选民的意向影响国策之制定。

然而光荣革命后的近 150 年中,这个具有民主内涵的政治结构,却因不民主的执行手段而改变方向,成为寡头政治的工具。英国当时实行极为古怪的选举权制度,全国没有统一的选民标准,各地实行不同的选举人资格,不仅城乡间选举权不同,而且各市镇又有各自的规定,一个小小的英格兰,选举权的差别可以有几十种甚至上百种之多。这在市镇选区表现得尤为明显,比如在有的城镇因为交纳济贫税就可以取得选举权,在其他城镇则只有市镇会成员才能参加选举,还有些地方选举权附着在某个产业上,谁获得这个产业,谁就获得产业上的选民权。这种光怪陆离的制度尽管奇特,但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选民数压在最低限度上,以便操纵选举、控制选票。1831 年,英国 1360 万人口中选民只有35万,占人口总数的 2.6%;荒唐的是,这比一百年前的百分比还低许多,1715 年时,选民还有 4.7% 呢!其中的原因很简单:一百多年中人口大大增加了,选举权却仍集中在越来越衰落的小镇中,选民人数反而减少。这些衰落的小镇即是所谓的“选邑”,由它们控制的议席占下院总席位约一大半;而工业革命造成的近代大工业中心,虽是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的集中聚居地,却无权向议会派出议员,其居民中绝大多数连选举权都没有,包括新近控制了国家经济的工厂主也不例外。很显然,这套由中世纪遗留的选举权制度在新的社会中必然引起尖锐冲突。

衰败选邑中最典型的要算老萨勒姆,这个“镇”没有一座房子,也没有一个居民,周围一片田地,只在田中竖一块石头,算是选邑所在地。整个“镇”有七张选票,全都附着在周围的田地上,谁取得这些田,谁就有资格选举,而这七张票,和 其他所有选邑一样,可以推选两名议员!很明显,这种在农村包围之中的“城市”是很容易被贵族控制的,而贵族们正是靠一、二百这样的“选邑”控制议会多数,维护寡头政治。有许多选邑世代都是贵族的私产,贵族可直接指定议员,有些大贵族直接拥有的议席,就达到八、九席之多。有些议席虽不在贵族直接占有之下,却可随时被贵族收买,或因为经济利害关系不得不听从贵族的旨意。这样,一批大贵族就控制相当一部分议席,形成议会的有效多数。此外,选票和议席都被看作是可 以买卖的商品,选民们既认为选举是一种特权,便乐意出售给出价最高的买主;而靠花钱买下议席的议员们,则在议会中用议席来讨价还价,视酬金的多少而决定投政府的反对票或是赞成票。这样一来, 整个制度在实行中贿赂风行,以政治权利进行交易,原先向下的政治结构现在转而向上了,因为政府既然为选票付了钱,选票就要服从它的意志。在这种情况下,掌握议会多数并不是很难的事,因为执政的贵 族联盟可以轻而易举地买下议席的多数。在这里衰败选邑起最关键的作用,据统计 ,1793 年时全国各地的 11,075 个选民可选出 256 个议员,而这就是英格兰总席位的一半以上,若想收买这 11,075 个选民, 使他们选出政府中意的候选人,岂不是易如反掌之事?何况其中许多议席本来就是执政的贵族们的私产!这一套荒唐的议会选举制,在英国叫作“旧制度”。

英国“旧制度”的特征在于:从原则上说,它是民主的,它规定政府必须服从议会,议会必项服从选民,因此具有一种向下的趋向。但它的荒唐的选举权制度和腐败的收买实践把这个趋向翻转过来。因此英国政治民主化的任务应该是,保留议会制的原则,改造不合理的选举制度,使选举的实践为议会制原则服务。为此就应该:(1)增加 选民数。选民越多,贵族就越难以控制,选票就越难以收买,但新的选民应先从两个新生的工业阶级中吸取,因为农民最容易受贵族地主控制;(2) 取消衰败选邑。衰败选邑是寡头政治的根据地,衰败选邑取消了,也就除掉了寡头政治的根基,但新的议席也应优先分配给工业区,因为农村是贵族地主的天地。

这样,英国的政治民主化必须解决两方面的任务,而以后的历史正是这样发展的。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