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产业经济 中国的“环境生态学”一词难觅知音?—兼谈“洋”山芋变“土”豆

中国的“环境生态学”一词难觅知音?—兼谈“洋”山芋变“土”豆

  来源:科学网   作者:陈昌春 有4378人浏览 日期:2015-07-31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分享到:

       2012年9月曾发《气候生态学与生态气候学的暇想》帖(),至今仍觉余话未了。上谷歌搜索,未增发现"climate ecology" 的音信。不过,“Climate change ecology”已开始成为学术话语。如: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新出的《Ecology of Climate Change:The importance of Biotic Interactions》著作(Eric Post Cloth著,2013,ISBN: 9780691148472,408 pp)以及网页http://uiclimchangeecology.weebly.com/中的介绍等。

       我不由得想到句式上与“气候生态学”相近的“环境生态学”。狗狗之,不由小惊失色。英文世界竟难找到充斥于百度搜索页面的“environmental ecology”。冠以《环境生态学》的中文教材、课程不在少数,而英文的“environmental ecology”似乎阙如。

       我立马得出判断,“环境生态学”可能是中国土特产“生态环境”的衍生产品(借用金融术语)。“生态环境”一词遭受垢病已是司马昭之心,不用多言。

       简言之,“环境生态”与“生态环境”这两种搭配可能都是西方人觉得不合逻辑、不可思议的。即使后缀拖个“科学”的尾巴,如“环境生态学”与“生态环境学”,一样难入西方科学的话语圈。

       重要修正:撰述上文之后,发现漏看了狗狗搜索信息中的存在的一本名为《environmental ecology》的书,尽管是仅有的一个“environmental ecology”实质性反馈条目。尽管英文世界中存在这一个另类,但它的应用范围应当并不像中国那样广泛、被接受程度可能也非常有限。

       在农产品的引进上,“洋”山芋在中华大地如何摇身一变为“土”豆,其中必有一番有趣的故事。模糊的印象是“土豆”引种与徐光启相关,“土豆”的名称容易获得明清两朝抵制洋货的“爱国者”的支持。


注:将“洋山芋”与“土豆”视同一物是本人苏北家乡的做法,其他地区的说法差异我不清楚。


附1:英语圈使用“environmental ecology”的屈指可数者Bill Freedman

Environmental Ecology, Second Edition: The Ecological Effects of Pollution, Disturbance, and Other Stresses


http://www.canadiangeographic.ca/cea/archives/archives_individual.asp?id=163

 Bill Freedman
Nature Conservancy of Canada

Conservation, 2006

Beneficiary: Nature Conservancy of Canada, $5,000 award

"We need a forward-thinking approach to the natural world."

Dalhousie University biology professor Bill Freedman has spent his academic career studying the destructive impact of human activities on the environment. Outside the Halifax university setting, Freedmans valuable insights have also served him in identifying threatened ecosystems in need of protection. "As a society, we have to engage in managing the impact of our activities on the environment," says Freedman. "Conservation efforts are just one part of the long-term solution to the challenges facing the environment today."

As chair of NCCs Atlantic Regional Board, Freedman has also overseen the protection of 11,332 hectares of ecologically sensitive habitat, including New Brunswicks Musquash Estuary in the Bay of Fundy, an endangered pine marten habitat in Newfoundland and Labrador and a vital piping plover nesting site on Prince Edward Island. "Local people want to be engaged in protection," he says. "They have tremendous knowledge and great ideas for innovative stewardship."

Part of Freedmans systematic reform of environmental awareness involves the Canadian Environmental Literacy Project, which he founded in 2002 as an online resource of curriculum materials for educators. He also believes that individual Canadians can play a large role in restoring habitats within their own communities. "Im an enthusiastic proponent of urban naturalization," says the former Torontonian. "Cities are dominated by alien species, and if individuals across the country would get involved, we could create continuous natural habitats. Its one of those things wher there is personal virtue if you do it yourself. But if everyone does it, its transformative."


附2:http://unn.people.com.cn/GB/channel23/178/872/876/200212/13/233953.html

马铃薯何时传入云南

2002年12月13日08:36


   马铃薯的祖产地是拉丁美洲。约在公元1525~1543年传入欧洲。清朝康熙三十九年(公元1700年)刻印的福建《松溪县志》,是中国最早记载马铃薯的文献。国外研究资料还提到,清朝顺治七年(公元1650年),荷兰人斯特儒斯(HenryStrays)在台湾曾见到马铃薯栽培。19世纪中叶,植物学家吴其氵睿(公元1789~1847年)所著《植物名实图考》(公元1848年刻印成书)的“阳芋”篇,首次具体地描述了马铃薯的植物学性状。有的农学史家考证说,马铃薯是清朝道光二年(公元1822年)开始传入台湾省,然后传到福建、广东等地,以后逐渐在全国各地得到推广。马铃薯的中国俗称有洋芋、阳芋、洋蕃芋、地蛋、山药蛋、土豆等名。阳芋又是何时传入云南的?《植物名实图考》载:“阳芋,黔滇有之。”传入时间约在19世纪中期。此外,又有记载说:“据国际马铃薯中心资料,云南最早引种马铃薯的文字记载是1905年,英国传教士H.Parsons从美国Suttous公司买来一批种薯,在昭通石门坝试种成功,并择优繁殖,向农民推广。”(《云南省志·科技志》)这些研究意见虽然有分歧,尚未形成统一的定论,但具有一定权威性的研究结论是:马铃薯传入中国及云南省的时间,不会早于19世纪中期。这似乎是不必争论的史事了。

   出人意料的是最近出版的《大理古佚书钞》,其中收录的明代玉笛山人所著《淮城夜语》,在一则“冷水箐人熊”传奇故事中记载:明朝嘉靖十三年(公元1534年),今云南大理市下关大波箐的农民杨学才、陈阿狗在冷水箐烧窑炭时,已经和颇通人性的人熊一起在吃烤“洋芋、芋头”了!这一下,就把马铃薯传入中国的时间至少提前了300多年!当然,这仅仅是明朝云南人的随笔故事而已,除了提到当时两人在火塘中“烤有洋芋、芋头”外,没有关于“洋芋、芋头”的其它任何记载,是一条孤证,而且《淮城夜语》又是以传抄残稿本的形式流传至今,因而其中的记载是否有误,有待进一步研究。

                                 作者:李政                     稿源:【云南日报】


附3:中国科技论文在线,http://www.paper.edu.cn

                                                          马铃薯在中国的发展和运用

                                                                      刘爱军

                                               甘肃农业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甘肃兰州(730070)

                                                             Email:Liu.aj@163.com

……

2.马铃薯在中国的传播历史

马铃薯又名土豆,山药蛋,地蛋,洋芋,洋山芋等,属茄科茄属植物,茎可供食用,是重要的粮食,蔬菜兼用作物,因其营养丰富有“地下苹果”之称。

2.1 马铃薯的起源与传播

野生马铃薯分布在美国南部、墨西哥、中美洲以及几乎整个南美洲,在全世界有150多个野生种[1]。原始人类在南美洲见到野生马铃薯可能约在 1400 年前,也许还要更早一些,但其由野生逐渐向栽培植物进化则约发生在公元前5000 到2000 年[2]。栽培马铃薯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是与人类活动相联系的,根据各种资料记载,在白种人到达以前北美洲和中美洲还没有栽培马铃薯,直到发现美洲以后,栽培马铃薯才从南美洲大陆引种到那里[3]。马铃薯因两次偶然机会而引入欧洲。首先是1570 年左右引入西班牙,其次是略晚引入英格兰,马铃薯是从这两个地方几乎扩散到世界各地,从西班牙引进的马铃薯扩散到整个欧洲大陆和亚洲一些地方[4]。可以确认,在新石器时代或更早时期,马铃薯已经从秘鲁沿海河谷流域的绿洲中种植,其栽培地区北到安卡什省的卡斯玛流域,南及伊卡省南部的沿海流域城市皮斯科之间的广大地区[5]。早期到南美洲大陆的西班牙人阿亚拉描述印加帝国印第安人种植马铃薯的情景,说明了印第安人的贡献[6]。达尔文在论述栽培植物人工选择的作用时指出,马铃薯的驯化种植与人类饥饿和食物短缺有关[7]。人类学家摩尔根在《古代社会》一书中对包括马铃薯在内的起源于美洲大陆的作物做了高度评价[8]。

2.2 马铃薯传入中国的历程

马铃薯从海路向亚洲传播有三条路线:一路是16 世纪和17 世纪初荷兰人把马铃薯传入新加坡、日本和中国的饿台湾;第二路是17 世纪中期西班牙人把它携带到印度和爪洼等地;第三路是英国传教士18 世纪把马铃薯引种至新西兰和澳大利亚[9]。大约在 16 世纪中期,马铃薯从南北两条路线传入中国并广布于大部分地区。第一路:马铃薯可能由荷兰从海路引进京津和华北地区[10]。第二路:马铃薯由荷兰人从东南亚引种

到台湾后传入闽粤沿海各省[11],在广东、福建一带,并向江浙一带传播,在这里马铃薯又被称为荷兰薯[12]。

我国 17 和18 世纪的文献中,以四川,陕西,湖北诸省方志中记述马铃薯为最多[13]。马铃薯的转播,是和当时中国社会经济状况有十分密切的关系,清朝建国后200 多年间,人口几乎每年增加1 亿,而人均耕地相对减少,粮食产量增长赶不上人口剧增的需求,迫使人们引种马铃薯。到光绪年间,陕南以种植马铃薯为主[14]。而光绪十五年,即1989 年间重修的《秦州直隶州新志》中,还记述着马铃薯供做军粮[15]。

约在 16 世纪末到17 世纪初,由外国传教士把马铃薯带入我国,在中国约有400 多年的栽培历史。现已遍布全国,由于其分布广泛,除了马铃薯学名外,各地还有许多土名,北方多叫土豆,南方多称洋芋。


附4:http://www.gw01.cn/html/news/guanwangxinwen/2012/0923/51484.html 

                        马铃薯,中国人既熟悉又陌生的食物 珍薯一号”马铃薯故事连载(2)

                           时间:2012-09-23 22:33来源:中国官网 作者:刘洪进

根据马铃薯的来源、性味和形态,人们给马铃薯取了许多有趣的名字:意大利人叫地豆,法国人叫地萍果,德国人叫地梨,美国人叫爱尔兰豆薯,俄国人叫荷兰薯;国云南、贵州一带称芋或洋山芋,广西叫番鬼慈薯,山西叫山药、山药蛋,东北各省多称土豆,香港和广州人称薯仔,还有人称为馍镆蛋、洋芋、阳芋

鉴于名字的混乱,植物学家才给它取了个世界通用的学名——马铃薯。(作者:中国官网 刘洪进)


                       马铃薯,中国人既熟悉又陌生的食物 珍薯一号”马铃薯故事连载(6)

                           时间:2012-09-23 22:33来源:中国官网 作者:刘洪进

   马铃薯,在中国最常见的称谓是“土豆”和“洋芋”,从字面上看出,马铃薯是从国外传入中国在地下生长的果实(豆)。是中国人既熟悉又陌生的食物。

   有关马铃薯如何传入中国,有各种各样的说法:

第一种说法是, 马铃薯引种到我国的时间大约在16 世纪, 但它成为粮食作物的时间却很晚;

第二种观点认为,大约在17 世纪的明朝末年, 马铃薯传到了我国;

第三种看法是, 马铃薯传入我国的年份目前不能定论1700 年以前的福建省松溪县县志上已有种植马铃薯的记载换言之, 1700 年以前, 马铃薯已引种到了我国;

第四种意见是, 马铃薯大约在16 世纪传入欧洲,17 世纪传入中国最早在华北、京津和山东一带栽培, 以后推广到内蒙;

第五种说法是美国学者德··珀金斯,他认为, 马铃薯传入中国的时间是由欧洲人发现美洲和太平洋群岛的时间而定的.马铃薯在17世纪被引进中国, 它是经菲律宾群岛到达福建海岸并且首先在福建种植的;

第六种意见认为, 马铃薯在《农政全书》作者徐光启以前已传入中国, 因为徐光启 (1562—1633) 所写的《农政全书》中记载有土豆《农政全书》卷二十八记载有下述一段话: ‘土芋, 一名土豆, 一名黄独.蔓生叶如豆, 根圆如鸡卵, 内白皮黄, ……煮食、亦可蒸食.又煮芋汁, 洗腻衣, 洁白如玉.由此可见, 土豆的引进1633 年前无疑.更准确地说, 马铃薯在1628 年前已传入中国, 并且广为人知、普遍栽种, 因为1628 年为《农政全书》出版的大致时间。若第六种说法成立,马铃薯传入中国至少已有近四百年历史。


附5:                                                              徐光启把山芋引进天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92e92d01018cnt.html

                晨 曲 

甘薯,天津称山芋,又有红薯、红芋、地瓜、红苕等多种称呼。甘薯是非常好的植物,易种,高产,好吃,人人喜爱。主要是高产,在过去,一亩水稻麦豆比如能收二三百斤,一亩甘薯则能收三五千斤。这对旱涝风蝗灾害频仍的年代来说,甘薯无疑是能够多多活人拯救灾年的法宝。

然而,在徐光启所处的时代之前,中国没有甘薯,甘薯是舶来品。甘薯遇到徐光启,甘薯才为中国人发挥了淋漓尽致的重大作用。

近读《徐光启全集》第五册,内有《甘薯疏》一部。李天纲先生在点校说明中说,“《甘薯疏》是徐光启研究农学的第一部作品,作于在家乡守制期间,试验引种甘薯之际。甘薯是福建人在明代万历年间,通过西班牙殖民者,经菲律宾、台湾等地,从南美引种的……徐光启曾托徐姓商人从福建莆田‘三致其种’,在上海引种……徐光启为长江流域引种甘薯之先驱。”

徐光启在序文中说,“……土人传云近年有人在海外得此种。海外人亦禁此种出境,此人取甘薯藤绞入粗绳中,遂得渡海……此物足以活人者多矣。”

1607年,徐光启父亲徐思诚在京去世,遂上疏扶柩归葬,回籍守制。按规定,守制三年,徐光启在这三年假期中,可是为民做出了大贡献。

1608年,江南大水灾,毁坏庄稼农舍无可计算,常州苏州上海浙江农田多被淹没。面对如此严重的灾情,徐光启首先建议朝廷留地方税金五万以赈灾,后再发十五万金为后续赈灾款。皇上下诏从之。徐光启在家乡试种甘薯,次年成功后,便刻不容缓地撰写《甘薯疏》,以便广为宣传推广,尽快发挥救灾作用。

徐光启在《甘薯疏》“救荒”一节里说,“甘薯扑地传生,枝叶极盛。若于高仰沙土,深耕厚雍,大旱则汲水灌之,无患不熟。南北人赖以救饥,其利甚大。”

又在“功用”一节里说,“甘薯所在,居人便足半年之粮。民间渐次广种,米价谅可不至腾踊。”

徐光启虽在家乡守制三年,但《甘薯疏》并非在家乡上海定稿,而是在天津最后完成的。因为,他在《甘薯疏》“传种”一节里这样说,“北土风气高寒,即厚草善盖,恐不免冰冻。欲避冰冻,莫若窖藏。吾乡(指上海)窖藏,又忌水湿,北方高地,掘土丈余,未见水湿,薯入地窖,即免冰冻,仍得发生(发芽)。”又在“收采”一节里说,“甘薯八九月始生,便可掘食。若不急需勿掘,居土中,日渐大。南土到冬至,北土到霜降,须尽掘之,否则烂败矣。”

可见,徐光启对甘薯的研究非常深入细致,从种到收到藏,南方北方水土气候的差异,都掌握描绘得非常精确。因此能够断定,天津地区种植山芋(甘薯),是徐光启引进的,他的第一部农书作品《甘薯疏》,最终定稿也是在天津完成的。

《甘薯疏》历经磨难,险些灭绝。在天津定稿后,徐光启曾经刊印过,世上有流传。然而,到清代乾隆年间,编纂《四库全书》时却没收录,说明那时已经散失无传。据胡道静先生考证,在清代,朝鲜曾经有《甘薯疏》印本,后来又失于战火。所幸日本天理图书馆藏有一册,1967年由作物史学者影印在《朝鲜学报》上,文革后才又回到中国,由此,《农政全书》得以补上这一重要缺失。

甘薯即是山芋,也是北方人人喜欢的食物。自徐光启将甘薯引入北方后,此物被广为传种,遍及各处。西青区的先民自然也早就得到徐光启的恩惠,享受到甘薯的甘甜美味,更得到充足的饮食来源,灾年不至于再闹大饥荒。

上世纪70年代,我在参加生产队劳动时,就种过山芋。春天谷雨节,是种山芋的好时机,我所在的生产队因为没有育秧,便去付村买山芋秧苗,然后回来栽种。到秋天霜降节,山芋成熟,果实硕壮而张扬,把山芋的土埂顶撞得膨胀起来,裂缝累累。裂缝下面,便是那些不甘寂寞的山芋,都成熟到呼之欲出的程度。

是哪位先人从南美引进的甘薯?“海外人亦禁此种出境,此人取甘薯藤绞入粗绳中,遂得渡海”,后辈们真该永远记住这位机敏而又细心的人,遗憾的是不知其名。但我们知道徐光启,是徐光启将甘薯引到天津,普及到各地的。北方窖藏山芋的办法,也是徐光启生前总结推广的,这一办法人们至今还在用。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cywsw.com/news/show-40209.html

微信

关注创优网商网官方微信账号:“cjk00042”,缩短客户与厂家的距离,让客户少花钱,让厂家多赚钱!
免责声明:
中国厂家网(www.00042.com)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